半世荒唐

今早,突然就凉下来了。
然而,在昨晚一夜的难眠里,身上还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怀疑是夏季的余温造成的,
其实,不然,也未得结果。
许是,白天浓郁的普洱,
许是,过强的运动,
许是,较烦忧思,
这些,是理由吧,也是流年赐予的风水吧。

新公司,入职快1个月了,
没了奋发图强的积极,
没有动力表现什么;
内心的惶恐,是隐隐感觉有刀架在脖子上,还假装看不见,
就这样吧,过一天是一天,
可是,挣钱又是那么紧迫及必须的事。
说到底,自己还是深陷在混沌里,
这混沌困了我很久,差不多有1年了,
总有一天会走出来,只是不是现在。我想。

遇到的都是新的人,
他们眼里的我也是新的人,
新到让自己也觉得有点新了,
描述过去、经历、背景时,有些夸大了,有些戏剧了,有些添了颜色,有些擦了颜色。。。
孤独,是容易让人活在臆想中的,
我想,是这样的。

TT说,遇见他是我的幸运;
多么自恋的一句话,
可是却激起了我心里的暖意,
试想,来上班的一天,除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他努力、认真、情商高,相处时不让人排斥,也不会有尴尬,
尽管,他只是工作,而我只是消费者,
但这样的时光,不是虚度的,也没有刀架在脖子的恐惧和看不到未来的焦虑。

想溺死在自己的臆想中,
是一种病吧,
就像你说的,你总是停不下来,停下来会惶恐。
一样,都是病。

恐怕我今后的每一天,就是为重新生长而活的,
在枯朽的枝干上,再生新芽,
没有逻辑,没有章法,
看看究竟能修复多少?
半辈子荒唐,加上另外半辈子的荒唐,
许才完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