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演员

呵,这音乐,该如何和我今日的心情附和。

我很熟悉这音乐,这张专辑。在我还有闲暇无病呻吟的时候(文艺情节),我常当它是我的情绪表达。当然,现在的心情亦是那么的现实,这样的无病呻吟无疑已是一种奢侈。

这样的时光,在这个红色纱帘的房屋,独自的小床,暖黄的台灯下的时光,还有10日不足,内心来说,是爱着这样的时光的,房屋占了光,也爱着这样的房屋。不足70平,但是却很温暖,这温暖不是任何男人给予我的,就是这样的干净和雅静给我的温暖。要求高吗?也终究是不属于我的温暖了。不足10日。

这个房子,是从一段恋爱开始,我没有好好享受过它,即使大多时候我是交了房租,但我却并没有好好体验它。这最后的时光,也许它也是怨怼了我,才让我在留恋中不得已离开它。

红色的帷帐,好婚庆的喜色。然而,我和他,两年,在此,陌路上演。好讽刺。

什么仇什么冤。我要来人世?承受这般苦?无人知晓,无人能懂。

当日,

阳光正中,

照干苦涩,

昏黄,

我亦开始舔舐伤口;

不然呢?

从来,

那无忧虑的年岁,

记忆短暂,

讨嫌的笑容,

还未开放已枯萎的花;

自此,

看透一世不公平。

其实,不知从何时开始,也许是从一开始,我就从未相信过真正的感情。真的感情是什么?如果有,我又为何一直那么孤独?没有爸爸的爱。直到现在,也没人能分担我的痛苦。这痛苦,也许只是微不足道的安全感而已。看到别人的笑容,我那么默然和不解,真的会有快乐存在吗?

如果离开这里,是最好的解脱,我甚至都没有这样的后路。怎么可能让自己回去?太可悲了。今天在找房子的种种瞬间,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来这里?当初,让我坚持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我似乎个异类,请命运不要拿我当玩笑,告诉我怎样当好一个喜剧演员,

[player autoplay=”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