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

健身的时候腿特别疼,
疼着疼着,
我就想,
反正也不想活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回到家用瑜伽滚轴滚腿,
疼的要哭了,
才发现小腿上满是淤青的斑点,
又一阵心酸,
突然,我又想,
反正也不想活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人要和我聊天,
也无所谓,
反正不想活了,
谁聊谁不聊又有什么意义;

3个月的房租,
之后呢?
想一想,就绝望。

黑夜

有时,我觉得自己像一张黑夜,
清冷又孤单,
最重要的,这张夜拥有一种能够吞噬一切光的能量。
这夜,是好不了的病,
不再给自己光亮的机会;
如果你的火把不够亮,
又怎能照清我的脸。

恐惧和绝望时常侵袭着我,
你的光来了,又走,
我留不住,也不想留,
这是矛盾的,
需要和仁慈最终都让我无能为力。

最近,总在想死亡的事,
想到就轻松,
也是一种解脱。

失败的修复者

我觉得,不能理解:
很多人,年龄不等的,刚刚成年或已过中年的,
他们就笑着,说自己的人生刚刚开始;

36岁的我,却觉得,我的人生就这样了。
无所之用,
韶华易逝。

我开始怀疑很多东西,
怀疑曾经那些充满信心的期待,
不过是,人在芳华时期,任性幼稚,哄骗自己的一种方式,
年龄越大,心倒是越来越明镜了,
照着自己,看在眼里是虚虚实实的朦胧,
心里的影,确实清晰可闻,
想骗自己,都难。

你不和我分开,
我好焦虑,
你要和我分开,
我承受不了。

原来,我修复自己,
是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