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场的6小时

1、

无论如何,赶7:30的早班机对于嗜睡又困顿的我来说是困难的。然而,和以往一样,有惊无险。但我的实际睡眠时间不足4小时。

北京—西安,2小时的飞行,睡了个昏天黑地。下飞机,脖子落枕。

距离预计2:15起飞的下一趟航班还有近5个小时,干点什么好呢?钟点房?足浴?询问价格,唯有足浴最划算。好吧,就算为前夜不优的睡眠做个补偿好了。

出了足浴休息室,时间尚早,吃了点东西,办值机,缓缓靠近登机口。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延机2个小时。已经感觉我会坐在这里要石化了。。。

2、

这次回家乡,心情没有期盼和激动,相反,有点后悔,有些不情愿。现在这时的心情,应该适合将自己包裹起来才对吧。不想见到太多亲戚和同学,当然,最不愿意见到的是夫家人。竟然安排我接驾他的四叔四姨。我判断不了自己内心的排斥感是不是有些不应该。但是,从内心想来,我和夫家人是真真的都没当彼此为一家人吧。大家彼此彼此,却还要让我参演一家亲的假戏,很是让人烦躁。

3、

生不生孩子?何时生?这个话题想必也会被所有亲朋好友拿出来说事吧。说实话,真的不想面对这些。

我想静静

很想写一篇现在心情的文章,梳理下起因、发酵以致愤怒的过程。本来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经过简单的催化后居然产生如此之大的情绪变化,很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情绪体验。太难得了,我是不是需要感激?我是不是需要让自己在这个心境里思考、体验、反思?我是不是需要自己冷静的看看,什么是可怜,什么是孤独?在情绪未消散之前,也许会显得偏激,所以还是沉默为好。躲在自己最舒适的角落里,看人表演欢愉,让己任人宰割。

我想静静,才不管TM谁才是静静。

BTW,真想说“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不然老子看到哪个杀哪个,****!”

抽烟

从第一次抽烟开始计算烟龄已二十年有余,这么看我也是个老烟枪了。小的时候幼稚的认为抽烟是成年男性的符号和象征,在同龄人中抽烟意味着你更像男人。我的第一次抽烟在十三岁,这一年姑父去世,这次变故让抽烟变成成人礼和一种安慰。出殡的前夜我们一个厂的几个小伙伴在一辆四轮货车车中安慰表弟,其中一个拿出一包烟自己吸了起来然后递了过来,表弟点燃了一只然后递给我。我无法分担表弟的痛苦,能做的只有陪伴,就这样学会了抽烟。每次抽烟后头会不舒服,所以后来表弟一直抽烟而我没有,只是偶尔在喝酒后或者伤心的时候来那么一根。

上大学后,大一住的宿舍厕所很臭,后来养成了上厕所抽烟的习惯。喝酒伤心上厕所让我更容易吸收香烟的味道。平时对烟味依然很排斥,闻到二手烟会头晕恶心,现在想起来也许是因为那时的烟焦油含量都比较高的原因吧。但在同学眼中认为我们有控制力不上瘾,说不抽就不抽,抽了也可以不抽,这种情况我当然不会辩解。

工作后进入韩国公司发现韩国人抽的爱喜更适合我,便再也不会宣称不上瘾这事了。烟也变成了社交的工具,抽烟的时间拉进了和棒子以及棒子妹子之间的距离,也把我带进了另一场漩涡之中。

我经常抽完烟都在想我为什么要抽烟,现在早已没有偶尔抽一根的快感,没有了那种满足,是已成习惯,还是只是为了抽而抽而已。我并不喜欢抽烟,但却喜欢抽烟的感觉。静静的坐在那儿,点燃一根烟,等着时间慢慢从身边划过,脑子里面想着有的没的,兴奋的无聊的,直到烟头熄灭。

抽烟最好的体验应该是慵懒的躺着,搂着心爱的人,火柴划亮昏暗的房间,照亮她红润的脸颊和迷醉的眼神,点燃嘴上叼着的香烟,猛吸一口,缓缓的吐出,烟雾在昏暗的灯光和烟头的亮光中萦绕,回味着适才的温存。

为了这,我不戒烟。
[player autoplay=”1″]

慰藉

在开车去往医院的路上,其实起初心情是有些不平静的。直到换到这首曲子。

无论堵在路中还是飞驰在四环中心道路上,偶尔都有心情瞥见窗外的风景:阳光和煦温暖,由夏日的骚浪变得高雅;树叶也还在这高雅的光线里和谐的随风轻舞,高大的建筑物们慈眉善目的抚慰着马路、车辆、行人……一切似乎安静下来,却也绝无困倦的睡意。像是音符谱写的一首诗,让一个孤独的行者内心变得生动起来。

检查结果尚安。但我知道,这是心病,已是旧疾。近几年我最大的改变,似乎是能够平静地面对一些世事,包容自己,再包容周遭,努力消化。虽然有时结果也并不那么如意,但至少自己一直积极思考和寻找方法。

总有些时段,似是经历一场悠长假期。

谨以“不慌,不乱,不多想,多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来告慰自己。放松心情的同事,筹备更有意义的事情。

感谢你。给我的慰藉。

[player autoplay=”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