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

心中苦闷,怨念。
她的做法好像在我心里扎了一根刺,
说是为了我好,断绝让他联系我、关注我、给我留言,
自己却单独加了他,
还擅自做主隔绝我们。
女人的心,妒忌、无原则,
是她也是我。
我只能冷静自己,
这事当做一个教训也好,还是成熟的转变也好。

该过的都会过去

爱情,有时候是一场劫难,
避之不及,
难逃命数。

哪里是提前能考量现实,
后续就可以按逻辑走下去的?

这个世界存活,
都会面临错位的无奈。
谁,我都可以理解,
贪嗔痴才对,
说真爱,可给予,是自私在作祟。

可是,那些开心的、疯狂的、痴迷的,
都是真的,
只是,它们就永远留在那里了,
那是在光年以外,用不回来的时空里。

我们唯一能做的,
就是感谢那些快乐吧。

想念

这段感情,
有疾,无疾,都已终。

我不知道该怪怨谁,
舍不得怪怨他,
也实在怨不得自己。
有时,
我想,是该怪怨Jia吧,
是她和他确定了要和我分手,
然后告诫他,分手就不要再联系了,
所以,他才这么心狠。
可是,那么多承诺他都没有信守,
为何偏偏要信守这一个。

下雨了,
又下雨了,
他听过“下雨天”,
里面唱-“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
他还会听吗?还会想到我妈?
已经忘了我了吧,
然而,我对他的想念,
一分钟也没有停止过,
我扔掉了9年的音乐,
隔绝了唯一的情感流动区域,
却根本断不了回忆他。

我不再哭了,
但我知道,
整个心都是浸泡在眼泪里的,
阻止不了,
要疯了。。。

看清自己的软弱,
舍不得你,
我只能选择继续爱他。

记录起来

浑浑噩噩过了一阵子了,
最大的安慰是工作带来的,
这已是幸运。

看到播放器有人留言说:“有些歌真美,听不懂的人最有福气。”
凭此,近期竟成了最无福的人。

分手以来,痛哭一次,
右眼有两次模糊,
脸部浮肿有5-7次,
中途有两次,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足1公里,
虾米留言4次,
没有一次互动。

小城1

小城的人已不是早年间那些人,
当年的人,虽然世俗,但还保留着城市人的体面和骨子里的骄傲,
不是需要皮草、洋包修饰的,
言谈举止间还有着复古的礼仪,
唇齿间的谈语是官方的字正腔圆的中原官话;
这些,是现在生活在小城的人不具备的,
现在更多是迁徙者,
自古以来如是,
人要往高处走的结果。

这个县、那个乡的人因为政策和不满现状的原因,都设法来到了小城。
倒回个20多年,小城也有这个县那个乡的人,那是少数的,
因为口音,被多数持有字正腔圆中原官音的人嘲笑来着,
县乡的人多数也是自卑的,
无论富裕与否,都有些格格不入。

现今不同了,他们可以大声扯着嗓子把“叔”,喊成“丝”;
不知什么时候起,小城崇尚的不是文化了,
而是金钱。

就拿交通来说,
小城本就不大,
桥东到桥西走路也不足1个时辰,
然而,街道拓建的速度赶不上人们炫富的速度,
20分钟的路程,人们宁愿坐在自己的小车里口操着世上最粗鄙的语言愤愤挪步。

很小的时候,住在桥东的我、妈妈和哥哥去住在桥西的二姨家,
都是一拖二那样步行着,来回。
那时的小城,多好。

小城,本是安静的,
初建起的华美大厦,也是凉爽夜空的宁谧美好。
现在的小城,面目全非。

ps:想你。情人节快乐。

2018.1.31

又感冒了,
想到心理学家说的,
一个人生活太久,
因此产生的寂寞会反应到身体上,
比如,感冒。
不舒服,
流鼻涕、头疼、嗓子痛,
然后胡乱的,吃下一把一把的药,
还要喝酒,
很好,
我本来就是作女,
我不介意,
也不怕。

又是梦

梦到你对我的好,
全部付之于另一人,
我成了被漠视、绕道的这一人,
看着这场景,
每一寸都很熟悉,从皮肤爬过到心脏,
不是滋味。
上前理论,
试图唤醒你,告诉你,
这原本是属于我的,
未果,
那略带无奈的笑,实则是一种讽刺。
唯一的,温暖的人,
离开,
是一种痛。

梦到你

过去常听人说,如果你的梦里出现你喜欢的人,
那说明,你们将永远不能在一起。。
多么毒的魔咒,
在有你的美梦醒来后,想到这毒咒,竟会疼痛。。

梦里有大雨,
你骑着自行车载着我,
我们要寻找ktv,
遇到上坡,担心你吃力,
我跳下车,拼命从后面推着车子,
这些细微的情节和心理炽热的变化,很清晰,
醒来后,也依然清晰。
你没有快乐的表情,
但我坐在后座却要狠狠抱着你,
脸贴在你的后背,
这梦,这情节,够暖了,即使不在一起,也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