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

你一直在用你的方式和姿态和我告着别,
特别决绝,
我感受的到。

我始终默不作声,
也决绝地,
计划着如何和你走近。

倔强的人,
就是能站在放弃和得到的至高点,
宣示着自己的决心。

不是哑巴,
却要装哑,
话语都变成眼泪,
忍住不流出来,
能像洪流一样在内心翻滚着。

为你的付出,
都能回来的,
我这样告诉自己。

浪费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种特别爱你的冲动了,
这让我自己感到害怕,
于是,我强迫自己搜索记忆,
找寻爱你的那种痛苦的熟悉感,
仿佛才让自己舒服和好受;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想你想到要绝望了,
看到同一时间段认识的不熟悉的朋友,
都会落下泪来,
这种想念,
是爱啊。

都说,一生遇到爱的次数其实不多的,
你却要占一个名额,
说不准,是最后一个名额呢,
那我等着你吧,
反正没别的爱可说,
就浪费在你这里好了/

没有光

追求一线光明还是永侵黑暗之之渊。
如果从未见过光,从未有过对光明的期待,黑暗有什么可怕。
然而从光明堕入黑暗就必然充满了期待,渴望重返人间。
当黑暗之中透过一线光线,那是希望是期盼,尽管那可能只是幻觉,只是不经意之间的一个小玩笑,噩梦也许就开始蔓延。
那一线光刺痛你的回忆,刺痛你的梦想,刺痛你生活。当你奋起直追,想抓住那道光线,她却如泡影般消散。
光不在,黑暗如此恐惧。只有重新适应,放弃期望,放弃等待,不再有光,慢慢让黑暗侵蚀。
也许某一天光线再次出现已经无法感知,因为早已与黑暗融为一体。
没有光,只有黑暗。

2016年6月4日

冷静

心中苦闷,怨念。
她的做法好像在我心里扎了一根刺,
说是为了我好,断绝让他联系我、关注我、给我留言,
自己却单独加了他,
还擅自做主隔绝我们。
女人的心,妒忌、无原则,
是她也是我。
我只能冷静自己,
这事当做一个教训也好,还是成熟的转变也好。

该过的都会过去

爱情,有时候是一场劫难,
避之不及,
难逃命数。

哪里是提前能考量现实,
后续就可以按逻辑走下去的?

这个世界存活,
都会面临错位的无奈。
谁,我都可以理解,
贪嗔痴才对,
说真爱,可给予,是自私在作祟。

可是,那些开心的、疯狂的、痴迷的,
都是真的,
只是,它们就永远留在那里了,
那是在光年以外,用不回来的时空里。

我们唯一能做的,
就是感谢那些快乐吧。

想念

这段感情,
有疾,无疾,都已终。

我不知道该怪怨谁,
舍不得怪怨他,
也实在怨不得自己。
有时,
我想,是该怪怨Jia吧,
是她和他确定了要和我分手,
然后告诫他,分手就不要再联系了,
所以,他才这么心狠。
可是,那么多承诺他都没有信守,
为何偏偏要信守这一个。

下雨了,
又下雨了,
他听过“下雨天”,
里面唱-“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
他还会听吗?还会想到我妈?
已经忘了我了吧,
然而,我对他的想念,
一分钟也没有停止过,
我扔掉了9年的音乐,
隔绝了唯一的情感流动区域,
却根本断不了回忆他。

我不再哭了,
但我知道,
整个心都是浸泡在眼泪里的,
阻止不了,
要疯了。。。

看清自己的软弱,
舍不得你,
我只能选择继续爱他。

记录起来

浑浑噩噩过了一阵子了,
最大的安慰是工作带来的,
这已是幸运。

看到播放器有人留言说:“有些歌真美,听不懂的人最有福气。”
凭此,近期竟成了最无福的人。

分手以来,痛哭一次,
右眼有两次模糊,
脸部浮肿有5-7次,
中途有两次,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足1公里,
虾米留言4次,
没有一次互动。

做梦

最近晚上总是多梦,梦中的事情光怪陆离,把不同阶段跟不同人的故事重新组合了一般。
那些想遗忘的、不曾记起的事情像电视剧一样在梦中演绎。
梦中偶尔真实的让我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偶尔痛彻心扉后悔不已,一觉醒来还能记得大半。
清晨起床还陷在梦中的情绪里面出不来,但过不了一会,一切都像没有发生一样,只剩下疲惫的身体和糟糕的情绪。
转瞬又忘记了梦中的情节,也慢慢的跳出情绪开始新的一天。
有些事情总担心随着时间会遗忘,但总有些不想记起的事情却在梦中反复重演。
也许我把这些事情都记录下来,才会逐渐从我的世界中淡忘。

小城1

小城的人已不是早年间那些人,
当年的人,虽然世俗,但还保留着城市人的体面和骨子里的骄傲,
不是需要皮草、洋包修饰的,
言谈举止间还有着复古的礼仪,
唇齿间的谈语是官方的字正腔圆的中原官话;
这些,是现在生活在小城的人不具备的,
现在更多是迁徙者,
自古以来如是,
人要往高处走的结果。

这个县、那个乡的人因为政策和不满现状的原因,都设法来到了小城。
倒回个20多年,小城也有这个县那个乡的人,那是少数的,
因为口音,被多数持有字正腔圆中原官音的人嘲笑来着,
县乡的人多数也是自卑的,
无论富裕与否,都有些格格不入。

现今不同了,他们可以大声扯着嗓子把“叔”,喊成“丝”;
不知什么时候起,小城崇尚的不是文化了,
而是金钱。

就拿交通来说,
小城本就不大,
桥东到桥西走路也不足1个时辰,
然而,街道拓建的速度赶不上人们炫富的速度,
20分钟的路程,人们宁愿坐在自己的小车里口操着世上最粗鄙的语言愤愤挪步。

很小的时候,住在桥东的我、妈妈和哥哥去住在桥西的二姨家,
都是一拖二那样步行着,来回。
那时的小城,多好。

小城,本是安静的,
初建起的华美大厦,也是凉爽夜空的宁谧美好。
现在的小城,面目全非。

ps:想你。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