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一周年

依然没有适应离婚的生活
依然没有找寻到什么样的生活是我想要的
开始怀疑人生和自我的认知
看清事物的真相太难
还是对自己都没有清晰的认知
似乎我一直在对不起所有人在伤害所有人
也似乎我才是那个受伤的人
像是一只蜜蜂朝着光源一直在飞
只不过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囚禁在牢笼之中

最近我开始回忆起很多往事
做梦也会想起来
一次次想把刺刀刺进心底

也许这些年我都会生活在这样的情绪之中
不敢想未来
不敢忆过去
我在消耗着有限的生命
丝毫不解生活的意义

不用想太多,生活就是及时行乐
可乐是什么
是表演
是伪装
还是自己导演的一台戏。

这就是生活
这就是人生

我懂个屁

绝望

健身的时候腿特别疼,
疼着疼着,
我就想,
反正也不想活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回到家用瑜伽滚轴滚腿,
疼的要哭了,
才发现小腿上满是淤青的斑点,
又一阵心酸,
突然,我又想,
反正也不想活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人要和我聊天,
也无所谓,
反正不想活了,
谁聊谁不聊又有什么意义;

3个月的房租,
之后呢?
想一想,就绝望。

黑夜

有时,我觉得自己像一张黑夜,
清冷又孤单,
最重要的,这张夜拥有一种能够吞噬一切光的能量。
这夜,是好不了的病,
不再给自己光亮的机会;
如果你的火把不够亮,
又怎能照清我的脸。

恐惧和绝望时常侵袭着我,
你的光来了,又走,
我留不住,也不想留,
这是矛盾的,
需要和仁慈最终都让我无能为力。

最近,总在想死亡的事,
想到就轻松,
也是一种解脱。

失败的修复者

我觉得,不能理解:
很多人,年龄不等的,刚刚成年或已过中年的,
他们就笑着,说自己的人生刚刚开始;

36岁的我,却觉得,我的人生就这样了。
无所之用,
韶华易逝。

我开始怀疑很多东西,
怀疑曾经那些充满信心的期待,
不过是,人在芳华时期,任性幼稚,哄骗自己的一种方式,
年龄越大,心倒是越来越明镜了,
照着自己,看在眼里是虚虚实实的朦胧,
心里的影,确实清晰可闻,
想骗自己,都难。

你不和我分开,
我好焦虑,
你要和我分开,
我承受不了。

原来,我修复自己,
是失败的。

好好道别

总来梦里相聚,
所以,我就干脆联系一下好了。

是不太愿意曝露的伤口,
结了疤生了茧,
也不知道别人看来,是特别还是丑陋,
我没看过,
也没有再触碰过,
一直盖着,
假装没有它。

就要十年了,
那首歌,是你非要在修罗场拉着我唱,
是的,我都懂,
只是,在当时,快乐和恨意都那么清楚的站在眼前,
我对你,只有避之不及,

时隔多年,
我成为了“那谁”,
是的,我还是懂的,
对你的伤害,
不必道歉,
只是,应该好好道别才是,

我们学会了如何开始,
却学不会怎么结束。
最终,就形成了“过结”。

过去,我一直是鸵鸟,
一直掩耳盗铃,
有时,我想为何不能直面?
我一直寻找答案,
后来我知道了,是因为我根本没有这种能力,
我没有能力面对问题,
甚至自己。

不知道,
要不要好好道别一次。

关系

结束一段关系,
不再见面为宜,
但一定要好好地结束,
不要撕裂和割断,
不然,在未来,
千帆过尽后,
他不再出现在你的生活里,
却偏偏要在梦里与你见面,
也很烦。

半世荒唐

今早,突然就凉下来了。
然而,在昨晚一夜的难眠里,身上还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怀疑是夏季的余温造成的,
其实,不然,也未得结果。
许是,白天浓郁的普洱,
许是,过强的运动,
许是,较烦忧思,
这些,是理由吧,也是流年赐予的风水吧。

新公司,入职快1个月了,
没了奋发图强的积极,
没有动力表现什么;
内心的惶恐,是隐隐感觉有刀架在脖子上,还假装看不见,
就这样吧,过一天是一天,
可是,挣钱又是那么紧迫及必须的事。
说到底,自己还是深陷在混沌里,
这混沌困了我很久,差不多有1年了,
总有一天会走出来,只是不是现在。我想。

遇到的都是新的人,
他们眼里的我也是新的人,
新到让自己也觉得有点新了,
描述过去、经历、背景时,有些夸大了,有些戏剧了,有些添了颜色,有些擦了颜色。。。
孤独,是容易让人活在臆想中的,
我想,是这样的。

TT说,遇见他是我的幸运;
多么自恋的一句话,
可是却激起了我心里的暖意,
试想,来上班的一天,除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他努力、认真、情商高,相处时不让人排斥,也不会有尴尬,
尽管,他只是工作,而我只是消费者,
但这样的时光,不是虚度的,也没有刀架在脖子的恐惧和看不到未来的焦虑。

想溺死在自己的臆想中,
是一种病吧,
就像你说的,你总是停不下来,停下来会惶恐。
一样,都是病。

恐怕我今后的每一天,就是为重新生长而活的,
在枯朽的枝干上,再生新芽,
没有逻辑,没有章法,
看看究竟能修复多少?
半辈子荒唐,加上另外半辈子的荒唐,
许才完整。